县情要闻|代表大会|常委会议|主任会议|代表园地|议案建议|备案审查|调研视察|决议决定|人事任免|
工作动态|府院工作|乡镇人大|基层动态|工作机构|规章制度|法律法规|人大知识|图片新闻|代表平台|
2018年9月26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基层动态 > 查看新闻




 
 
非物质文化遗产 文水鈲子
发布时间:2013-01-27 点击次数:6804次 作者:wensui


一、历史渊源

  文水鈲子是流传在文水县境内的一个独特的民间乐种,因其源于并主要流布于岳村一带,故又称岳村鈲子。

  当地人之所以将这种民间乐种称为“鈲子”,有两种解释:一是因其独特的演奏乐器小钹当地人称为“鈲子”;二是因击打小钹所发出的声音“鈲”而得名。

  二、来源



  口述材料显示,岳村鈲子原作为当地祈雨仪式音乐流传。由于祈雨仪式在当地民众生产、生活中的独特地位,“鈲子”音乐一方面随着祈雨文化代代传承,并被当地百姓作为祭祀音乐,而保持其作为仪式音乐的庄严性;另一方面逐渐与民众的生活习俗结合,成为迎神赛社和日常迎宾的仪仗音乐。

  三、艺术特色

  鈲子音乐使用的乐器有小钹、大钹、大铙、大鼓(雷公鼓),因其乐器的不同组合、独特的敲击方法和演奏姿势等,呈现出独特的音响效果。

  鈲子具有浓郁的黄土风情,其风格豪放雄浑、粗犷奔放、古朴厚重,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祭祀祈雨文化的缩影,传承着华夏农耕文化的精髓。

  2006年5月20日,文水鈲子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四、文化标签

  时间:2006年

  类别:民间音乐

  地区:山西

  编号:—64

  申报地区或单位:山西省文水县

文水呱子

 

文/马红梅

 

题记:文水呱子已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第一章   呱子历史

位于太原盆地西缘的嵬嵬吕梁山下的古官道旁,座落着一个古朴而独特的县城,四季分明,气候温润,山川兼备,境内的大陵山,也叫子夏山,相传孔子的弟子子夏曾在此进学,文峪河、磁窑河、汾河由北向南贯穿全境,使得这座小城古朴中多了几分清新,它就是山西省文水县。做为一代女皇武则天的故里,它有着一种神秘与大气,而做为文水呱子的诞生地,它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翻开文水县的文化史册,积淀着历史文化,散发着浓浓地域特色的传统文化。女皇故里,呱子之乡让文水县荣耀地走入了国人的视野。

从当地出土的彩陶和灰陶可鉴,早在夏代奴隶社会时期,文水的农耕尚处于主导地位,此地原生态民俗文化积淀厚重。在这块布满“龙山文化”和“仰韶文化”遗迹的土地上,在辛勤劳作的农耕中,朴实而聪慧的文水人民不断实践,长期积累而产生了文水呱子。文水呱子原名岳村呱子,因源于岳村而得名。    年,国家申遗成功后,正式更名“文水呱子。

文水呱子,当地人称其为“呱子”,其名有两解:一是因乐器小钹为铜锻锤制而成,二是因击打小钹时发出的声音为“呱呱”之声而得名。

中华鼓艺术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据史料记载: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人们把鼓声与雷声相比,有“鼓声可引来雨水”的巫术观念,认为鼓声有助于春耕和农作物得生长。呱子起源于古代的祈雨,产生于明嘉靖年间,迄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在这块华夏文明、黄河文化的发祥地之一的土地上,繁衍生息着农耕的先人们。文水呱子的主要作者是文水农村中的劳动人民,在生活和劳动中,他们发现并制造了呱子,呱子之声与大自然中的电闪雷鸣相似,能够最大限度地展示人们对雷与电的想象。于是,呱子成为了他们日常生活中一项重要的内容,是他们审美情趣和聪明才智的集中表现。它富有浓郁的山野泥土气息和原始艺术质朴的美感,生动形象地记录了劳动人民的理想和追求。

文水瓜子是先民与大自然、与命运抗争的独特形式,是根植于黄土地上的一种特有文化,它与我国各地龙神图腾崇拜同根同源,一脉相承,是农耕文化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与当地传统民俗文化联系紧密,多以当地民俗信仰、岁时节令、和神话传说为主要表现内容。民以食为天,五谷丰登,风调雨顺正是他们心顺最大的理想和最朴实的愿望,靠天吃饭的环境更使他们对祈雨祭祀神灵有了神圣的敬仰。当地流传着一个关于祭祀祈雨的故事。相传,龙的女儿转世后,投生于一任姓农家,取名灵巧,因不堪忍受继母虐待和反抗父母包办婚姻,由麻子地里骑一麻标腾空而去,以此逃婚,飞至汾阳石室山黄芦岭灵泉洞修炼成仙,广施甘霖,造福桑梓,家乡百姓称其为“麻衣仙姑”,并筑麻衣仙姑庙塑像于此,世代供奉。据清乾隆三十六年(1771)《汾州府志》及庙中碑文记载,仙姑生于唐贞观元年(627)农历七月二十六日,于是,每逢仙姑寿辰或遇旱灾,文水人便“斋洁易服”“集十八村的民间艺术精品,前往灵泉洞“求圣水,肩圣像而来”,每次盛典,百姓虔诚,场面空前。祭祀祈雨成为当地隆重而典型的表现形式。

最隆重的一次,当属明嘉二十四年。据清末《文水县志》记载,那年的四至八月,文水境内罕遭百年不遇大旱,庄稼干枯,土地荒芜,颗粒无收。当地百姓极切地祈盼天降甘霖,于农历七月二十六日麻衣仙姑寿辰之日,全县十八村的乡民举行了规模宏大、规格之高并由县令亲自主持有异议的祭祀祈雨仪式。文水呱子成为仪仗队伍中最独特的而不或缺的乐队,所经之地,倍受关注。

于是,古老的祭祀祈雨仪式和迎祀麻衣仙姑的祭祀活动成为当地最重要、最隆重的形式,形成了浓厚的地方祭祀文化。而随着时代的更替,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文水呱子所具有的祭祀功能也渐渐地具有娱乐和实用的功能,在众多的迎宾至如归和迎神赛社的古乐仪仗中,它常常做为最主要的器乐参与助兴。

尤其在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文水呱子以其古朴的艺术风格和独特的表演形式,更是成为了人们喜爱的表达欢快心情的民间艺术形式。

 

第二章    神奇呱声

 

在文水呱子演奏的器乐中,主奏器乐是“小钹”、“大钹”和“大铙”,而尤以小钹为主,三者均由铜锻锤制而成。演奏时,通常以击鼓声为始。该鼓是用来指挥一切的,直径约为一点五米左右,木制鼓框,两面为牛皮,具有威武、浑厚的特点。通常发出的“冬龙巴”的隆隆大鼓声好似大自然界中的“雷音”,大槌边击鼓边声似响雷;鼓槌划磨鼓钉声似余雷。那一声声由弱到强、由远而近的闷雷、响雷、炸雷,仿若雷公行云,于是该大鼓,俗称“雷公鼓”,其传世古乐取名《雷公闪电》。

“小钹”,俗称“瓜子”。钹面直径二十公分,碗直径十六公分,重约3公斤。造型别致,发音独特,其形钹碗大、钹沿小,演奏时表演者两手满扣钹碗,控制余音不使扩散,经双手紧握捂击,发出迅疾清脆的瓜瓜瓜之声,悦耳如雨把芭蕉,又好似倾盆大雨过天晴的雨点,淅淅沥沥坠入黄土之中;小钹从上而下退击,而发出的”瓜——瓜——瓜——如漫漫细雨轻轻落地;双手左右擦击声如风中雨声。小钹在演奏中发出的“瓜瓜”声响,又好似天公赐恩,倾盆大雨从天而降,雨声淅淅沥沥,清澈甘甜,滋润万物。

大钹,俗称“钹儿”。钹面直径为31公分,重量约为2公斤。钹碗较大,拴环式绳制钹巾,具有雄壮、强大、扩散的音响特点。它颤长表现热烈红火的的气氛,双手猛击放开时声似响雷和余雷声;双手左右赋有张力的擦击好似远处风云呼啸,扑面而来;猛击与边击好似漂泊的滴滴急雨声。大钹在演奏中与大鼓交相辉映、相得益彰。

大铙”,俗称“铙儿”。铙碗较小,不拴铙巾,它有温和、清亮的发音特点,在演出时大铙上抛4至6米时不偏不摆,稳落手中,其乐点仍在节奏中,大铙可单抛,也可双抛,上下左右擦击时,发出的声响好似大自然中的风雨声。大铙在演奏时发出“擦击”“抛击”之声好似自然界中的风声和闪电,大铙左右相到负有张力的“擦击”时而发出的“呼呼”之声,好似天空乌云呼啸、风声乍起。大铙向天空仰抛所发出的奇妙之声,仿佛似一道闪电,撕裂长空,人们将大铙向天空抛起而形成的“人天”对接的壮观画卷,充分体现了传说中“天人合一”的观念,也反映出农耕文化的特征。

文水呱子的艺术特色是在演奏的声效中,以大锤猛击鼓面表示惊雷,以锤轻击鼓面表示闷雷。大铙大钹及小钹相击所发出呱声摸拟风雨雷电的音效,从而使整个击乐的演奏中给人以风雨到将至的各种自然变化的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艺术感觉。

文水瓜子的另一个艺术特色是表演重在一个“活”字,韵律活,技法活,阵形活。动作融进了民间武术成分,幅度大,力量强,灵动的韵律,独特的技法,多变的阵形让文水呱子不断舞动奇迹,舞出精彩。表演时舞者“动于中而形于外”,“心有性情,手衍神色”,“手随眼动,眼随心动”,尽情对大自然界中的风雨雷电进行生动的描摹,大钹、大铙、小钹此起彼伏,呱声清脆,紧紧呼应,跌宕起伏。十多种技法各具神态又浑然一体:或擦击,或挽抹,或边击,或错击、或抛击、或边击、或利击、或对击等等,极显雷电之性情。舞动的阵形按连绵不断的太极图案行进表演,套路变幻莫测,表演活泼灵动,变化多端,除“二友戏珠”、“双龙出水”、“金龙摆尾”、“龙游八卦”等阵形画面外,还有“方阵”、“圆阵”、“群花阵”、“四角阵”、“菱形阵”、“八字阵”、“天门阵”等多种画面阵形。在此过程中,舞者与瓜声的情感融为一体。

古老的庄稼汉袒胸赤臂,腰裹树叶,头绕柳圈,赤足立地,手持古乐,在好似雷声的隆隆鼓声中,用其独特夸张而又古朴神韵的肢体语汇,传神而豪放的表现手法,诠释着瓜子所承载的全部内涵。只见演奏者双目紧闭,双腿下蹲,向外弓步,双臂耸起,手持器乐,低头面朝黄土大地,背朝烈日苍天,形似庄稼汉在向神灵祭典叩拜;演奏中演奏者的跳跃、弓步、虎步其跨度极大而富有张力,表现了庄稼汉与大自然抗争的坚强毅力和拼搏精神;时而双臂过耳、两腿直蹬,表现了生活在黄土地上的劳动人民热情奔放、粗犷激昂的性格。演奏者猛击狂舞、向天呐喊声,舞出了庄稼汉的豪迈与期盼,喊声出了庄稼汉祈盼丰收的殷切希望——隆隆鼓声中电闪雷鸣,瓜瓜乐声中喜降甘霖。

在漫长而丰富的实践演练中,文水瓜子的传人们不断更新、丰富表演内容,形成了完整的表演套路和经典的动作造型,无论是表演阵形,还是演奏鼓谱都具有的时代的特征,文水呱子更能丰富地表达人们的情感。创新后的文水瓜子大大丰富了鼓点节奏,充实了鼓曲内涵,更加生动地表现了风、雨、雷、电、自然景象和庄稼汉喜庆丰收的欢乐心情。表现形式也由原来列队演奏变为布阵组画式的手法。随着乐章内容的变化,演员们组成“方阵”、“圆阵”、“群花阵”、“四角阵”、“菱形阵”、“八字阵”、“天门阵”等多种画面阵图。在阵图变化调度中又采用了“二龙戏珠”、“双龙出水”、“金龙摆尾”、“龙游八卦”等流动的阵形画面。这些静止和流动的画面互为铺垫,互为依托,气势恢宏,十分壮观,不仅极富艺术性和观赏性,而且紧扣乐章内容,充分丰富和烘托了鼓谱的感染力。

作为主奏乐器,小巧轻便的呱子是舞蹈中最得心应手的道具,创为了增添舞蹈艺术的美感,呱子艺人在舞蹈化方面进行了突破性的创造,很好地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呱子优势,精心设计了“弓步错步,跨虎擦击,劈叉跳击,童子拜佛,单凤朝阳等舞蹈动作,随着节奏的千变万化,适应瓜子的演奏技法,生动活泼:“弓步错击”如醒狮回首;“跨虎擦击”似武者演练;“跳叉排击”像顽童嬉戏;“童子拜佛”祈愿虔诚;“丹凤朝阳”希望如火。微妙处,柔而琐屑,少而不俗;细腻处,轻如鸿羽,灵似新燕;粗犷处,猛浪若奔,龙虎相争。配合乐章的丰富内涵,舞姿刚劲有力,灵活矫健,造型舒展大方,粗犷豪放,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鲜明的时代特征。

为了丰富乐章的内涵和发挥瓜子的特长,传承者们将演奏技巧在原来的“擦击”、“错击”、“刮起击”、“挽抹”“抛击“等几种传统技法的基础上,又新设计出了“磨击”“敲击”“刮击”“半击”等几种特殊的演奏方法,使风、雨、雷、电的艺术效果更加生动、更加逼真。尤其是“抛击”,分为“单抛击”和“双抛击”两种。“单抛击”是在演奏中将一扇钗垂直向上抛击。“双抛击”是将两钗同时脱手,持铙演员们可不时将一个或两个铙上抛4米之高,再接回手中,落下来的声仍在鼓点上,不误节拍巴掌继续演奏。手法娴熟,整齐划一,空中飞起的大铙和舞动的红绫仿若闪电,在半空中形成一道亮丽夺目的风景,那是令人惊心动魄,叹为观止,堪称呱子中的一绝。

为了增添舞蹈和韵律的美感,煞费苦心的创作者们在道具的改革上也下了一番功夫,每个表演者的手脚腕上增加了腕铃,随着演员的奔腾跳跃,上千只腕铃同时响起,在雄壮激越的锣鼓声中,隐隐约约一片雨打青纱帐的“沙沙“之声,营造了大雨滂沱,万物复苏的美好意境。另外,还独具匠心地制作了“四海龙王行云布雨”大鼓车,四个木雕大龙头镶嵌在鼓车四角,鼓车四周彩绘龙身海水,与龙头浑然一体。到鼓乐高潮之时,四条金龙冉冉升起一米多高,喷云吐雨,左右摇摆,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如今的文水呱子共有四个乐章和其相应的阵形。分别为《电闪雷鸣》、《乌云翻滚》、《普降甘露》、《喜庆丰收》。寓意深刻,可自成一体,亦可融合贯通,一气呵成,气势磅礴。改编后的文水瓜子融打击乐、舞蹈、表演为一体,场面宏伟,气势磅礴,整个表演雄浑激烈,苍凉悲壮。

第一乐章:《电闪雷鸣》。远处的闪电时而可见,远处的闷雷声声不断,由远而近,由弱到强,仿佛是风雨欲来风满楼。表演队呈现方型主阵,大鼓居中,大铙、大钹居前,占居多半的主奏乐器小钹排列其后压阵。深沉雄壮的击乐奏出电闪雷鸣锣,回声四起的声响效果,豪放稳健的舞蹈动作表现了劳动人民渴望得到大自然赏赐的激动情绪。

第二乐章:《乌云翻滚》。鼓声和呱声由高到低,由小到大,伴着隆隆雷声,仿若空中乌云翻滚而来。表演队变为圆阵,大鼓居中,大钹、大铙、小钹由里及外围成几圈,队形随着鼓点呱声不断变化。激烈而清亮的擦击声好似阴沉低压,风雨交加,翻转起伏的队伍流动展现出滚的乌云和人融为一体的壮观场面。

第三乐章:〈普降甘露〉。此时的演奏以清脆明朗的瓜击声为主,犹如雨声淅淅沥沥,伴随着呱呱之声,“四海龙王行云布雨”大鼓车龙头喷射出清澈的水柱,仿佛是遍洒的甘甜雨露滋润大地,茁壮的禾苗充满生机,由枯到青,由绿到黄。这时表演队转为群花阵,伸曲柔美的绕圆变化更给人以雨后万花齐舞,万物齐腾的艺术感受。

第四乐章:〈喜庆丰收〉。喧天的鼓声,激越的呱声,轰鸣而欢快,雄厚而振奋,高亢的鼓乐擂响了长空,震撼着大地。此时的表演队式呈菱形,大鼓居中,大钹、大铙围鼓成圈,而众多的小钹分集于四角组成舞动的菱形。人们仿佛看到的是霞光满天,硕果如山。奔放粗犷,刚劲有力的乐手猛击狂舞,击出了山里人纯朴的性格,舞出了庄稼汉衷心的希望。

改编后的文水呱子融打击乐、舞蹈表演为一体,场面宏伟、气势磅礴,进度而如春雷滚动、乌云翻腾,时而如惊雷乍起、闪电裂空、喜雨普降、群花竞放、喜庆丰收、万民欢腾、鼓乐轰鸣、山摇地动,鼓号震天、撼人肺腑。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效果,独特新颖的艺术风格,古朴浓厚的民族特色和奋发向上的时代特征,表现了中华民族从古至今不屈不挠、奋发向上的民族精神,表现了古代劳动人民与命运抗争的壮观场面。

 

                                 第三章   传承保护  

 

就是这样一个土生土长却底蕴深厚的民间打击乐,承载着文水数辈人无尽的祈盼与向往,从历史的尘埃中走来,经历过时世苍桑,以其神奇而独特的呱声韵律和振奋人心的艺术效果而倍受青睐,传承于世。做为山西民间优秀的民间音乐,在华夏文明和黄土文化众多音乐载体中独树一帜,在多方面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堪称文化艺术瑰宝。

文水呱子的产生源于夏、商的祭祀祈雨,它源远流长的发展历史进程中,无不与当地流传的神话传说和历史故事密切相连,因此,呱子的萌芽、形成、发展、演变都不同程度地融合了当地的祭祀文化、民间文化的内涵,同时,当地的风土人情、民俗习惯渗透其中,历史价值可窥一斑。

做为祭祀文化的一个缩影,文水呱子从其单纯的祈雨祭祀仪仗上升为一种纯粹的民间艺术,数千年来,积淀了浓厚的农耕文化底蕴,它对研究中华民族文化的根源及演变,都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对它的挖掘、抢救就是对这种民间艺术价值的认可与保护。

文水呱子在不断的实践演练中,形成了其模拟风雨雷电等独特的呱子韵律,形象生动。逼真的演奏与豪放的舞蹈相结合,四个篇章的韵律和内容融汇贯通,成为一体,表现了风雨雷电自然景观的全过程,增加舞蹈的故事性和连贯性。丰富的鼓点节奏,玄妙的呱子之声,独特的舞蹈编排,多变的队列阵式都让文水呱子充分显示其绝妙的艺术特征和珍贵的艺术价值。

文水呱子的产生,凝聚着文水劳动人民的智慧和汗水,寄托着耕耘田间的庄稼汉们建设家园的美好愿望,包涵着人与大自然和谐共处的祥和意愿。正因如此,文水呱子常常以人们喜闻乐的形式广泛出现在庆典和娱乐活动中,它做为一种民间艺术的载体辈辈传承。今天的文水呱子,在不断进步的文明发展进程中,成为了大众渴求的一种精神食粮和娱乐项目,为社会的进步增添了人文和谐的一笔,体现了它不可多得的社会价值。

一路走来,风雨坎坷,文水呱子却能从步屣蹒跚的远古一直走到铿锵有力的今天,离不开文水呱子数辈传承人的苦心研究、潜心打造和精心保护。它形成了一整套传承谱系,据老辈人传述,有记载的主要传承人从明洪武年开始,到嘉靖年间、清朝年间、民国时期及新中国成立后至今,大约有数十位,这些艺人倾尽心血,丰富乐谱,广收门徒,口传身授,使这一门古老而独特的民间艺术得以传承。当代传承人主要为:武济文、李建安、李玉明、李竹林、岳金昌等人。

武济文,男,1952年出生,高中学历,原岳村党支部书记,从小酷爱民间艺术,1980年开始,主动出资,积极投身文水呱子事业。

李建安,男,1953年出生,初中学历,现为村委主任。自幼热爱文体活动,勤钻细研,先后出资10万余元倾力打造文水呱子。

李玉明,男,1963年出生,高中学历,现任该村村委副主任。从90年开始,无怨无悔地把主要精力和个人积蓄投入到文水呱子事业之中。

李竹林,男,1962年出生,高中学历,文水县孝义镇文化辅导员,是一位一提到呱子就忘记了一切的呱子迷。他将祖辈辈口传的鼓点曲谱无私的奉献出来,并与他人一起研究编排了各种舞蹈动作,而且在多次外出表演中屡获各种奖项,特别是在山西“两会一节”的表演赛中,荣获个人表演一等奖。

岳金昌,男,1950年出生,初中学历,务农,祖代传承呱子艺术,他不仅是一位技艺超凡的呱子演奏员,而且是带动全家出人出资倾心呱子事业的奉献者。

正是因为有这样历代一些执著着呱子梦想的传承者,虽经历时势变幻,却呱声未绝。如今,文水瓜子已被号称山西锣鼓一绝,独树一帜地傲然屹立在民间音乐的艺术之林,它以朝气蓬勃的气势走出这片黄土地,走向祖国的天涯海角,清脆的呱声响彻云空。在全国多次大型活动中,文水呱子获得了多项荣誉:1991-1995年曾三次参加山西省“两会一节”都获得了金奖;1996年参加全国职校运动会开幕式游艺机节、广州东方乐园会、河南开封民间艺术会,都夺得了最佳表演奖;1997年春节赴首都参加全国锣鼓擂台大赛获两项大奖“最佳声响优胜奖”,全国名列第一;文化部授予“群星奖”;2001年赴京参加全国优秀民间花会大赛获“两金一银,2002春节赴深圳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深圳分会场表演获特别奖;2004年春节在在深圳为江泽民主席视察锦绣中华表演受到嘉奖;10月赴香港为海内外同胞演出名振华来,现已完成中央电视台七台和国务院对外办拍摄的文水瓜子专题片,全球发行。2005年,文水呱子申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成功,2007年,在县委、县政府及市级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它又荣幸地进入了518项国家非物质遗产名目之列。精湛的艺术瑰宝   文水响当当的名片。

 

第四章    文化之根

 

文水呱子,延续着古代文明的血脉,是中华民族文化之根,但是,流连于这片传统的民间艺术之林,若想把根留住,传承血脉,又是一件非常不容乐观的事情,文水呱子面临着种种考验。

     1、演奏器具的断层。“小钹”本身为铜锻锤制而成,在打击乐器中十分罕见,其锻锤制造需要高超的技艺,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和专业性。经过历代坎坷之后的器具如今已所剩无几,残破不堪。而其打造手艺多已流失,使其制作与击打等出现了断层,器具的演奏声响效果与传统器乐相比,急需整理和开发。

      2、传承艺人的断代。与其它民间艺术类似,呱子的传承主要靠的是老艺人的口传身授,对乐谱没有文字记载,随着老艺人的年高和谢世,懂演奏的艺人越来越少,技艺精湛者更是微乎其微。由于资金溃乏、重视力度不够等原因,许多艺人不得不改行,另谋出路,青黄不接的断代局面无疑成为了传承中的一大阻力。

     3、表演空间的缩小。随着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争分夺秒的快节奏生活,很难有空余的时间去细细品味传统民间艺术,而越来越多的是享受“快餐文化”,新颖时尚、华丽无比的国外“泊来品”蜂拥而至,充斥着文化市场,取代了陈旧不变、缺乏新意的传统艺术的舞台,大大缩小了这项传统艺术的表演空间。

    4、审美价值的减弱。

尽管文水呱子有着动听的韵律,丰富的舞蹈,但是,与新时期时尚而快捷的新型艺术门类相比,仍然固守旧貌,少有创新,它雄厚的鼓点仍然难以引来时尚青年人的青睐与关注。

面临文水呱子濒危状况,令人欣喜的是,从1980年开始,县委、县政府已经开始全面展开对文水呱子的挖掘、抢救。1991年,省、地、县有关部门抽调专人指定专家组成文水呱子艺术指导组,成立了艺术团,建立领导组培训学员,由村委具体实施专人负责呱子的鼓谱编写。为了更多更好地传承呱子,村委还与本村学校联系,把瓜子作为乡土教材之一,对本村学生进行传统艺术教育。截至1996年,已慰问挖掘抢救演奏人员及老艺人28次,先后六次请专家指导制订保护措施的实施方案,而且政府采用组织筹资、村委自筹资金、个人捐资的方式进行抢救筹款,累计集资近四十万元用于呱子的抢救与保护。

走进新时代,文水呱子的抢救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文水县政府及相关部门制定出了文水呱子的保护内容。其中从鼓谱的挖掘、整理,从艺术人才的待遇及地位,从学员的精选与培训都予以了具体的安排。更重要的是,在传承呱子艺术中,如何在色彩斑斓的民族舞台上傲立群雄,立于不败;如何在不断发展中逐步壮大,增强艺术生命力;如何走出厚实的国土,让呱呱之声飘洋过海,回荡在世界的艺术舞台。唯有保护传统,改革创新,才是文水瓜子艺术发展的不竭动力。这是文水县、吕梁市乃至全省、全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者们的最大心愿。

有识之士认为,加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拯救,需要民众的普遍认识和参与,也需要扩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世界性影响。开放的中国亦将开启文化开放的大门。

乘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东风,充分发掘历史文化遗产,加强文化发展规划,打造文化载体,文化事业如万木逢春,掀开了崭新的一页。省、市、县有关部门已经制定了近五年内的保护计划,全面实施,逐步请专家系统讲授历史、民俗、考古、音乐、舞蹈、美术等方面的相关知识,从理论高度提高相关人员的整体水平;也将结合实际,对呱子艺术作更深入的研究,使呱子表演队或艺术团体走向正规化、制度化。并建立集团化产业化文化实体,发展具有民族特色的文化产业,并使之走出国门。

冯骥才先生曾经说:“民间记忆片段的流失,让一个民族宛如没有皱纹的老祖母,年轻得可怕。”这是对于文化遗产保护意义最简单而明白的象喻。

泱泱华夏,煌煌文化,苍茫五千年,有多少历史经典可以让国人记忆?

落地的麦子不死,有根的血脉不息。

文水呱子,不巧的呱声,不朽的艺术,不屈的精神!

 
 
 
下一条:名优产品 文水晋佳铁艺制品
上一条:文水特产 槽头刀具
【评论(已关闭)】 【标准公文打印格式
中国人大网 |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 | 吕梁市人大常委会 | 人民代表网 |        
版权所有:山西省文水县人大常委会
技术支持:旌旗网络工作室
网站运行:2433天 Thanks:LeadBBS
地址:山西省文水县西大街县委综合办公大楼8层
联系电话:0358-3022492 | 邮编:032100
电子信箱:LLWSRD@163.com
网站备案:晋ICP备12000966号
访问统计:8239484
在线人数:77